淺談身心障礙者的自我倡議(112年10月20日)
  文/蔡維倫(臺中特殊教育學校教師)
   你聽過自我倡議嗎?這樣的詞彙中,包含了什麼樣的訊息呢?

 近年在身障者相關教育議題中,自我決策、自我倡議時常被提及;也就是指身心障礙者的主體性,或者說一個人的主體性,這些權利被拿回來,還給本該擁有的自己,而這也順應了現今越發注重個體的時代,是在告訴他人「別替我做決定」。

自我倡議相當重要 表達自我未必容易
 一個人作決定前需要思考,好的決定,則需要一連串能力的推疊。自我決策其實包含了許多成分,自我倡議便是其中一環。其他還可包含「做選擇」、「做決定」、「問題解決」、「目標設定」、「自我管理」、「自我覺察」等技巧。

 自我倡議,或者可說自我倡導,簡單來說是自己公開發表想法、採取行動來主張自己的權利,了解自己、產生意見、告知他人而能更參與自己的生活。除了捍衛權利,舉凡自己要吃什麼東西、穿什麼衣服、對新聞的看法,到表達身心需要、參與社會運動、宣傳個人權益等等,都可以是自我倡議的一部分。

 自我倡議為什麼重要呢?且讓我們將視角回歸到自己身上。成長過程中,有多少事情是你自己做決定的呢?在這個過程中,你是否時常擁有自己的意見,或者希望說出自己的意見?

 人都渴望他人的理解與認同,即使處在不被理解、不被認同的環境,也會想要有想法,以及能表達自己的空間。想像一下,如果你不能說出想吃的東西,想穿藍色衣服卻只能拿到綠色,心情不好無法言語,別人口口聲聲的主張「這是為你好」或「那個你不行」,覺得遇見不公平的事卻不知道如何反應……凡此種種,都讓人感到沉悶難受,這些是每個人多少都經歷過的狀況,更是大多數身心障礙者日常的處境。可見,說出想法,替自己發言,是如此重要,卻不一定容易。

藉由他人代為發聲 自我意見可能扭曲
 以往身心障礙者的想法和訴求,較常由非身心障礙者或照顧者代為提倡,如同孩子的需要往往是由父母代為發聲。然而,我們常常忽略,兒童也可以去認識和感受自己的想法,學習表達自己的意見;何況,透過他人代為發聲,發出來的話語有被曲解的風險。照顧者若能鼓勵身心障礙者自我表達,其實是照顧者認同障礙者的舉動,也藉此幫助障礙者能自我認同,是相當重要的一步;這表示照顧者願意瞭解障礙者,認為他可以,也鼓勵他表現自我。許多照顧者不會想到,在對外要求他人平等對待障礙者之前,自己就可以先跨出平等的一步。

 目前關於自我倡議在社會上的互動或討論,較常聚焦在要給予身心障礙者為自己說話、把想法說出來的機會。但是,許多身心障礙者在長期被他人主導的成長過程裡,可能已失去思考和擁有自身意見的能力,如此認知缺損的身心障礙者,在理解表達上有困難,讓自我倡議的理念無法進一步落實。

 事實上,人們要主動去傾聽一般他人的想法都可能有困難,身心障礙者背負「失能」的印象,主體意見更是容易被忽視。表達意見很重要,而意見需要被傾聽,。因此要達成自我倡議的理念,不能只是鼓勵身心障礙者「說」,更要提醒其他人去「聽」、去觀察、去感知,進而才能夠進一步協助障礙者表達。

社會條件逐漸成熟 權利平等可以期待
 隨著國際化、資訊開放和社會文化進步,身心障礙者的人權議題逐漸被看見。現今的臺灣,《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》(CRPD)的理念在社會、政治及教育中逐漸得到發揚,媒體的報導讓大眾能透過更多管道認識身心障礙者;在如此不斷走向多元包容的文化中,人們也開始學著認識少數群體、融入不同族群,從而能從國家、種族到身心需求等各層面,意識到他人的處境和困難,這些社會條件,都連帶的讓人們開始比過往更加重視身心障礙者的平等與權利訴求。

 這樣的改變是令人期待的,而我們能做的努力還有更多。期待在未來,這些議題不只是被意識到,還能夠有所實踐,讓平等逐漸落實在生活之中。.
  回上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