週末少年小說
人間天堂

文/周姚萍 圖/連心慈 (2021/1/16)

 我家那裡有很多稻田,風景很好,觀光客很喜歡去那裡拍照、騎車。

 稻田中間有條S形的路,叫做「天堂路」。那條路的兩邊都沒電線杆,通向遠遠的那邊。漂亮是很漂亮,可是大家在天堂路騎車,不會有一直騎,就會騎到「天堂」的感覺嗎?人間雖然沒多好,但如果是我,再怎麼差,也不想有「上天堂」的感覺,超不吉利的!

 我向阿和請教這個問題,他說:「你不知道有『人間天堂』嗎?如果世界上有一個地方很美,讓人覺得很快樂,大家就會叫它『天堂』。」

 原來如此啊。

 放假時,我在市區晃來晃去。我的爸媽離婚了,爸爸接了爺爺的店做生意,很忙,沒空理我,我也沒什麼朋友,常常一個人到處晃。突然,一個聲音響起,是這學期新來的體育老師。

 老師發現和我一樣在假日或放學後沒事做的小孩不少,把我們揪到學校打球、騎獨輪車。

 獨輪車很酷!

 


 這天,我們在學會扶著欄杆前進後,練習「放手騎」加「跳車」。一開始就有人問:「老師,練這個會不會肝腦塗地呀?」

 「肝腦塗地?你們不用對它這麼忠心啦。學獨輪車就像『把妹』,走一步就要跳開,並且把車像那個妹一樣拋在後面,讓它得到自由,以為你似有情若無意。就這樣一次次,每次都多走一步,也都把它推開,當它以為你不是那麼在意它時,跳開後突然反手牢牢抓住它……」

 老師真的很會講,而且我沒那麼怕,很快就從踩一下丟車往下跳,到踩好幾下丟車往下跳,也很快可以踩著輪子往前進,跳下,反手抓住車。

 「哦?你很會『把妹』呵。」

 「你羨慕還是嫉妒啦?」我跟開玩笑的人鬥起嘴,大家跟著起鬨。

 我學得不錯,後來有幾次老師要忙,就指定我當小老師。

 不久,我們的「把妹獨輪車隊」真的來了一個妹,是漂亮、文靜,功課又好的林采霓。她加入後,害我們都變得一本正經。

 林采霓扶欄杆走沒問題,但到了要放手騎卻不敢。老師叫她跟我學,讓我很緊張。

 她的雙手怎樣都不敢從欄杆放開,不停跟我說:「再等一下。」到大家都要走了,才像下什麼大決定,跟我說:「好,你示範一遍給我看。」我緊張死了,還好示範成功,她竟然說:「你太快了,我看不懂。」

 「很簡單啦,這個步驟就……就像把妹……」我照著老師的講法快速說完後,林采霓突然噗哧笑了,我的臉也一定紅了,心裡罵自己,怎麼對林采霓說什麼「把妹」的,還好大家都走了,不然真的會被笑死。

 我壓抑住害羞和緊張,慢動作示範給林采霓看,當她練習時,還在旁邊保護,讓她比較不害怕,最後她終於能踩一步後成功跳開。

 她向我說謝謝,還說:「我學會後,要去天堂路騎。」   

 「為什麼?」我張大眼睛問。

 「沒有為什麼呀!只是……想做一件自己決定想做的事,完成它。而且天堂路很美,在那裡騎獨輪車一定很酷。」

 「做一件自己決定想做的事……」我歪著頭重複說。

 「我有很多事情都是被決定的,爸媽希望我怎樣,我都很努力達成,但這樣很悶,所以想自己決定一件事!」

 沒想到爸媽太關心也會讓人不開心。我冒出更想說的話:「我可以陪你去天堂路騎獨輪車,如……如果你覺得一個人騎太無聊的話。」

 「好哇!」林采霓馬上這麼說,讓我怦怦跳的心臟跳得更快。

 就這樣,我陪她到天堂路騎獨輪車,選了下雨沒人的時候。我們滑行在S形路上,兩邊的稻田綠綠又黃黃的,前面有綠色的山,天空像有墨汁打翻暈開了那樣。後來雨變超大,林采霓卻又叫又笑,看起來像找到她的人間天堂,我就這樣跟著找到了人間天堂。

 後來我要升學,搬到都市跟媽媽住。媽媽說我願意跟她一起住真的太好了;之前她一個人住,是不是也很孤單?

 這天,我走進一間換物店,看到一幅畫,就是我和林采霓一起找到人間天堂的那個景色。我站了很久,想起好多事,最後換走那幅畫。

 媽媽看到畫,馬上大叫:「天堂路!真的好想念那裡。」

 「下次要跟我回去嗎?我騎獨輪車給你看。」我說。媽媽還不知道我會騎獨輪車,瞪大眼睛。

 那幅畫到現在一直掛在我房間,像告訴我:人間真的有天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