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灣藝術家
工藝美術推手
不滅的太陽 顏水龍

文‧圖片提供/陳映禎 (2021/1/1)

〈旭日東升〉/壁畫移地保存中

 「凜冽的冬夜裡人聲鼎沸,世界各地歡慶跨年,許多人甚至徹夜未眠就是為了迎接新年第一道曙光。臺灣有這麼一位藝術家,也時常在作品加入明亮的太陽與在地文化,他就是——顏水龍!

〈玉山日出〉/私人收藏

苦學勤讀初識美術

 顏水龍在光線熹微的山峰上四處比劃,選了一處視野廣闊的平地備好畫具,將瞬息萬變的自然之景與內心悸動,熱情的揮灑在畫布上。〈玉山日出〉中,火紅的太陽自連綿的峻嶺間緩緩升起,溫暖的光芒渲染了昏暗朦朧的雲海,也照耀冰冷天地。畫家運用濃烈色彩反覆平塗,勾勒空間遠近層次,冷暖對比表現出瑰麗光影,也呈現朝氣蓬勃、饒富生命力的破曉瞬間。

 顏水龍一九○三年出生於臺南下營,雖然自幼失怙,童年寂寞,卻有樂觀的性格,常能發掘田野間的樂趣。進入下營公學校任教時,他的才華受到同事肯定,同事更鼓勵他去日本追夢,顏水龍才真正開始接觸「美術」!

 十八歲的顏水龍抵日後,清晨早起送報紙、牛奶,接著苦習素描,半工半讀,費盡千辛萬苦,總算如願進入東京美術學校西畫科,畢業後更遠赴法國深造。

 在國外,顏水龍不僅受到印象派等新潮流的刺激,更深受老師岡田三郎助與藤島武二的影響,將畫作中的形象單純化,賦予高度的裝飾性,同時體認「工藝美術」的價值。

 

〈椰油海邊〉/私人收藏

大力提倡生活美學

  回臺後,顏水龍有感於當時美術與大眾生活間的巨大隔閡,他認為「工藝」是國家美術與文化水準的指標,培育工藝產業,不僅可以美化人民生活,更可以透過外銷改善經濟。他開始上山下海走遍臺灣,進行工藝調查與推廣教育,培養出許多融合本土美學的傳統工藝技師,也被譽為「臺灣工藝之父」。

 六○年代,顏水龍接二連三的製作大型馬賽克壁畫與浮雕,透過公共空間實踐生活美學理念。

 臺北西門町的日新劇院二樓,迎面而來的是橫幅近二十公尺的〈旭日東升〉,利用大小不一、色彩斑斕的細碎磁磚,拼貼出抽象的壯麗造形。壁面以金黃同心圓為中心,極簡有力的線條呈放射狀向四周散射,彷彿萬丈光芒層層交錯,溫暖線條衝破外層冷灰的幾何色塊,如同旭日光輝劃破黑夜,充滿希望與力量。

孤島烈陽傳遞關懷

  一九三五年,顏水龍前往蘭嶼進行工藝考察時,被質樸海島和達悟文化深深吸引,更對當地獨特的生活方式與藝術表現情有獨鍾。蘭嶼的海景風光、拼板舟與達悟族人,成為他晚年重要的創作主題。

 〈椰油海邊〉一畫,前景可見三艘達悟族拼板舟,停泊在風平浪靜的海岸邊,肌膚黝黑的男子,正在打理族人賴以為生的拼板舟。顏水龍仔細刻畫紅白相間的小舟與細部的裝飾,小舟兩端高高翹起,並延伸至空中。

 在霞紅的斜陽下,廣闊的天空與海洋,化成熠熠生輝的一抹綠。顏水龍透過對蘭嶼的描繪,不只傳達反汙染訴求,也是對傳統文化的深切關懷。

 顏水龍說:「我對臺灣美術的熱愛始終如一,總希望太陽給我們的熱力與恩賜,能夠善盡運用,以作為感恩。」他一生默默推廣在地文化,將對臺灣的熱愛融入藝術行動,總帶著使命感投身工藝運動、城市美化,他的精神與創作至今仍如太陽,持續的在這片大地上發光發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