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鏡瑞典監察使 改革監察院

(2021/1/20)

 監察院功能不彰,改革呼聲由來已久。民進黨雖倡言廢除監察院,多位監委也自詡是末代監委,然而本屆監委上任後即成立「國家人權委員會」;旋又傳出監委約詢影片被公開上網,疑似泄密,侵害當事人人權而遭函送。立法委員質疑監察院增設機關,主掌國家人權是擴權,模糊了監察院監督官吏主要任務。

 昔日力倡三權分立的民進黨執政,並未真廢除監察院。監察委員既被譏為執政者的酬庸官職,今又擴編國家人權委員會為其下屬,被質疑藉擴增職權鞏固監察院於不墜。改革監察院不能再拖延,不妨參考瑞典「監察使」制度。

 一八○九年,瑞典通過新憲時任命一位精通法律知識、廉潔誠實足堪模範者,擔任國會監察使,保護人民權益。一九八九年,為處理眾多陳情而任命四位監察使,須擔任過最高法院法官,且表現優秀者才有資格入列。監察使雖經國會同意任命,但屬完全獨立機關,不受政府和國會指令、不得影響其預算與阻擾調查,享有職務保障及法律豁免權。

 每位監察使有兩位組長及五名到七名幹練的調查執行官,主要調查懲處官員違反資訊公開、貪瀆及法院判決不公正,不做糾正、彈劾、糾舉等制式監察。監察使人格高超不受政治酬庸,人數少卻有極高效率,深受人民信任。比臺灣酬庸式的「御史大夫」,更能發揮實質功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