歲暮關懷以順處逆的教師

(2021/1/18)

 歲末冬寒,各行各業忙於總結一年的收成。但在教育界,因少子化導致生源不足,有些大專兼任教師擔心下學期能否開課?選課學生數是否達標?這些教師不少是「流浪博士」。十年寒窗,竟在社會高層結構中流浪,以順處逆的精神應予關懷,更是值得注意的高教問題。

 據統計,臺灣攻讀博士學位人數每年約三萬人,十年間造就博士超過四萬人,固然提升社會的教育水平,但因少子化問題,以及年金改革影響資深教授提早退休意願,在大學覓得專任教職相當困難;在其他就業領域又因複雜的結構性問題,找尋合適工作亦頗不易,只好暫時到大學兼課。

 據教育部統計,目前我國大學兼任教師超過四萬人,占師資人力近五成,多數有博士學位,形成流浪博士兼課大軍。兼任教師鐘點費低,一小時約八百元,要自行到校、離校,且無續職保障。為求溫飽,多數兼任教師只得在幾所學校奔波接課,真是情何以堪。

 關鍵問題在於:大專兼任教師長期以來不直接適用《教師法》,也被排除適用《勞基法》,其「非教非勞」身分,淪為勞動保障的「法外孤兒」,如何改進,已有監委申請自動調查。教育部和勞動部職責所在,對占大學師資人力近半數的兼任教師待遇的改善、工作權益的保障,更應正視。

 此外,臺灣師培體制中,身為準教師的實習生須經歷半年無薪水,還得繳學分費,卻有協助校務的勞動之實。應如何合理給予津貼,教育部也應從速研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