妥慎運用教育行政指導

(2020/9/17)

 教育行政機關依法對所屬機構有行政指導的權力,讓教育運作更為順暢,並提高教育績效,以利教育目標之達成。然而,教育機關運用行政指導,必須考量現場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的想法與需求,否則將形同具文,難以收到效果。

 教育部於八月修正發布《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》中的第二十二點教師管教措施中,提到「除有特殊情形外,教師不得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前項之管教措施。」其中「特殊情形」四個字,相當模糊,有失法令規範明確性原則,誰來確認特殊情形?萬一學生下課後不當行為出了事情,要誰來負責呢?

 雖然教育部解釋,該點修正是參照《兒童權利公約》第三十一條規定「締約國承認兒童享有休息及休閒之權利」,然而該公約早在民國七十八年生效,至今已達三十一年之久,教育部如今才想要修正,顯然有所怠忽職責。

 教師輔導與管教作為,必須依據《教師法》第三十二條規定辦理,該法規定學生輔導與管教辦法,係由學校訂定並經校務會議通過後施行。教育部擔心學校無力訂定,乃透過發布注意事項方式,形式上是協助,卻潛藏要求意味,實有違《行政程序法》規定行政機關為行政指導時,應注意有關法規規定之目的,不得濫用。 教育行政機關依法對所屬機構有行政指導的權力,讓教育運作更為順暢,並提高教育績效,以利教育目標之達成。然而,教育機關運用行政指導,必須考量現場第一線教育工作者的想法與需求,否則將形同具文,難以收到效果。

 教育部於八月修正發布《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》中的第二十二點教師管教措施中,提到「除有特殊情形外,教師不得於學生下課時間實施前項之管教措施。」其中「特殊情形」四個字,相當模糊,有失法令規範明確性原則,誰來確認特殊情形?萬一學生下課後不當行為出了事情,要誰來負責呢?

 雖然教育部解釋,該點修正是參照《兒童權利公約》第三十一條規定「締約國承認兒童享有休息及休閒之權利」,然而該公約早在民國七十八年生效,至今已達三十一年之久,教育部如今才想要修正,顯然有所怠忽職責。

 教師輔導與管教作為,必須依據《教師法》第三十二條規定辦理,該法規定學生輔導與管教辦法,係由學校訂定並經校務會議通過後施行。教育部擔心學校無力訂定,乃透過發布注意事項方式,形式上是協助,卻潛藏要求意味,實有違《行政程序法》規定行政機關為行政指導時,應注意有關法規規定之目的,不得濫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