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會住宅應脫離市場機制

(2021/1/13)

 臺北市明倫社會住宅三房型租金要價四萬元,引起非議,市政府與內政部為此有意見衝突。內政部明定社會住宅租金為市價百分之八十,弱勢家庭則為百分之六十四;明倫社區住宅租金約為北市均價百分之七十,三房型則近九成。政府依市場機制訂定租金,是資本主義的思維,有違社會住宅的「社會價值」。

 一般住宅成本最高的是土地,政府興建社會住宅,土地取自公有地,實不應計入成本。以市價七八成出租,對比民房,失卻公益性,社會住宅宛若政府斂財工具。設置社會住宅目的在扶助弱勢族群,能有安身立命所在,保障住戶基本權利,賺或賠應非主要考量。也不應該因社會住宅稀少,訂高價以價制量,排擠更弱勢者的居住權。

 歐美、日本、新加坡的社會住宅,都明定申請者條件,再依申請者所得計算租金,相同規格住房租金或有差異,並非一律以市價折算。社會住宅第一名的荷蘭,只要符合低收入、身心障礙、年長者、單親家庭、孩子較多家庭、社會新鮮人,都有資格申請。租金是依所得計算,甚至免租金,讓居住者有能力負擔。

 我國社會住宅剛起步,應以增加量為先,仿效新加坡以中小型、簡約舒適安全為主,不需高級設備與高房租社宅。蔡總統原承諾八年二十萬戶社會住宅已跳票,希望新承諾的明年一萬五千戶別再失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