藝術發電機
誰讓青春成為不朽 日治時期畫家凝鍊臺灣記憶

文‧圖片提供/張哲維 (2020/12/25)

 日治時期的臺灣接受現代化的洗禮,富有才華、理想的年輕藝術家紛紛嶄露耀眼的鋒芒,為後世留下無數動人的作品。

 隨著時代更迭,許多作品漸漸被遺忘,北師美術館積極聯絡藝術家後代與民間收藏機構,調查散落四處的臺灣前輩藝術家作品,讓這些早已淡出公眾視線的作品,有機會重新被「再發現」。

黃土水〈少女〉/臺北市太平國小藏

潔白初心
黃土水〈少女〉

 最先自臺灣散發出的藝術光輝,源自一名出生於艋舺的少年:黃土水。當現代美術概念還未在家鄉成熟之時,他的天賦就受到肯定,獲得前往日本學習雕刻的機會。然而,孤身在異地求學並不容易,除了要更加努力精進自己,還因他人的不理解,飽受嘲弄和揶揄。

 終於,在一九二○年,黃土水入選「帝國美術展覽會」,能夠在這場藝術盛會占有一席之地,無疑是他創作生涯及臺灣美術史中,值得自豪的里程碑。〈少女〉正是黃土水入選帝展同年完成的畢業作。潔白的大理石材摻混自然的淺褐色斑紋,在窗外日光的襯托下,彷彿透發出一層淡淡的光暈。

 黃土水將小女孩天真可人的面貌轉化為雕像,消除了石材的堅硬與冰冷,流露出細膩柔美的氣質,充滿生命的溫度。除此之外,從髮絲、臉頰、毛皮圍巾到和服布料,皆呈現不同的質地與觸感,值得細細觀察。

陳澄波〈東臺灣臨海道路〉/日本山口縣防府市政府藏

在地視野
陳澄波〈東臺灣臨海道路〉

 陳澄波與黃土水同年,雖然直到約三十歲才正式踏上習畫之路,表現卻毫不遜色,在臺、日兩地的美展中屢獲佳績。

 他自東京美術學校畢業後,又赴上海任教,與中國畫壇名家多所交流,吸收多元的創作養分,在長期磨鍊下,淬鍊出個人獨特的風格。

 這次展出的〈東臺灣臨海道路〉,是陳澄波接受日本總督上山滿之進委託所繪,這件油畫畫幅較寬,視野開闊,讓清水斷崖的景色一覽無遺。濃厚的暗綠色和淺褐色堆疊出山脈的雄渾遒勁;黑藍色的海水拍打蜿蜒的海岸線,激起白白的浪花,似乎傳出澎湃的聲響。

西鄉孤月〈臺灣風景〉/日本松本市美術館藏

旅人情懷
西鄉孤月〈臺灣風景〉

 政權更迭導致臺灣複雜的歷史,但各地人士在此地停留交會,卻形成多樣的文化面貌。

 日治時期,因輪船、鐵路等交通網絡建置完備,吸引許多日本人前往臺灣遊歷,才氣縱橫的藝術家也如過江之鯽般慕名而來。臺灣的熱帶風情激發出畫家的創作能量,同時還撫慰那些生活不得志的人,好比曾為藝壇新星的西鄉孤月,就是在畫路受挫後選擇來到臺灣,力圖重振旗鼓。

 西鄉孤月一九一二年在臺繪製的〈臺灣風景〉,構圖沉穩、用色平和,畫面兩側錯綜排列的檳榔樹引領觀者的視野穿梭其間,進而遠眺另一端的山脈與建築,視覺層次豐富。

 這座帶有煙囪、外觀宏偉的房舍是一座製糖廠,與前景的檳榔林相互呼應,共構獨特的南國情調。遙想西鄉孤月駐足於此,眼望遼闊的風景,心中的鬱悶或許也一掃而空呢!

展覽資訊

「不朽的青春——臺灣美術史再發現」特展
地點:北師美術館(臺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二段134號)
時間:展至2021年1月17日(週一休館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