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讀臺灣
中央書局 匯集理想與熱情

文/蔡蕙頻 圖片來源/中央書局提供 (2020/12/26)

曾是臺灣青年聚集地的中央書局。(攝影/蔡蕙頻)

 臺中是一座很特別的城市,以舊火車站為中心的舊城區裡,有不少擁有全國知名度的地標,例如原名「第一廣場」的「東協廣場」、日治時期落成的臺中州廳舍,以及錯落於巷弄間的日式老建築和老舊的珠寶首飾店、百貨商行。不同於流行新潮的店面裝潢,這些傳統店家除了訴說此地有過的繁榮,也讓舊城區保有歷史氛圍,讓人忍不住駐足流連。

 在臺灣大道與市府路交叉口的轉角,我遇見了「中央書局」。站在書局的廊道下,我想起風起雲湧的一九二○年代。

中央書局標誌。

 

 在臺灣歷史上,一九二○年代是一個政治、社會運動百家爭鳴的時代。

 一次大戰結束不久,國際間湧現民族自決思潮,受到新式教育啟蒙的臺灣知識分子,也開始積極努力透過各種方式想解決社會上的問題,土地爭議、政治平權、婦女運動、勞工權益……,甚至是左派與右派間的路線之爭,都在這個時代大鳴大放,有識之士甚至思索在殖民政權統治下的臺灣未來。

 一九二五年底,一群「臺灣文化協會」的成員為了普及學問智識,提升民眾的文化生活,籌設「中央俱樂部」,股東包括林獻堂、賴和等人,除了提供簡單的飲食,也打算設置圖書部,販售各種中、日文圖書與文具、運動用品;內部也規畫了講堂,提供文化協會舉辦各種講習課程及演講,或音樂、戲劇與電影放映活動。為了購買最新的漢文書籍,協會成員莊垂勝還特別到中國採購。

 在那個日新又新的年代裡,在許多人集資、催生下,一九二七年一月,中央書局在當時的「寶町」開幕了,一開幕,書架上就擺放超過三千種圖書,在當時可是相當驚人的規模。除了販售經濟、政治、社會、歷史等各種書籍外,負責主持的莊垂勝,還將這裡經營成一個讓知識分子談論文藝、發表意見的地方。

 由於臺灣銀行、彰化銀行、臺中州廳與市役所(市政府)都在中央書局不遠處,臺中州立圖書館和另一家大型書店「棚邊書店」也在步行可及的範圍,這區域可說是當時臺中市最重要且富有文藝氣息的文青熱點,只要對社會改革懷有理想抱負,或對文學藝術有興趣的民眾都會到書局走走看看。

 「臺灣議會之父」林獻堂曾來這裡買過書;文學才子呂赫若結束在東京的演出,回臺中後,常到中央書局和藝文界友人談論文壇之事;熱愛文學的醫師吳新榮雖遠在臺南佳里,也趁參加作家巫永福的婚禮時到中央書局看看;許多仕紳、留學生、藝文人士也在這裡推廣新知、推動變革,可說是臺灣文化自覺的重要匯聚地。

 戰後,曾是渴慕知識和理想的臺灣青年來臺中必朝聖的中央書局,因市區的移轉、舊城區的沒落,在一九九八年結束營業,黯然熄燈。

 近年來,文化資產、歷史建築受到社會關注,這座曾經供給民眾知識養分的綠洲有了活水,在上善人文基金會及有心人士的努力下,於二○一九年重新開張。

各種文史書籍訴說當年的歷史。

 

 

 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前往中央書局。位在街角的中央書局,重新開張後依舊展現出恢弘而沉穩的氣勢。站在迴廊下,我輕撫近百年歷史的石牆,想到多少改變臺灣歷史的人物曾在這裡駐足;想像在那個資訊取得相對困難的年代裡,多少文藝青年在這裡補給知識與藝文養分,開啟對世界的認識。

 推門而入,寧靜的氛圍讓人放慢、放輕腳步,沉浸在美好的書香中。現在的中央書局不只桌上陳列各種訴說當年歷史的文史書籍,也給了臺中人一個城市的記憶。無論是近百年前臺灣青年所推動的社會改革,或今天有志之士致力的文化事業,都需要崇高的理想和無限的熱情,中央書局正是理想與熱情的匯聚之地。

 我在這裡,懷想當年為臺灣努力的青年們,以及那期待明天會更好的心情。

 

現正展出的「臺灣文化的青春年代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