迎戰新冠肺炎 應轉守為攻

(2021/1/1)

 二○二○年新冠肺炎肆虐全球,臺灣雖因本土疫情控制得宜,贏得各國讚譽,但跨年前夕又因首例變種病毒移入,在新年伊始重啟去年三月邊境管制防疫措施,禁止無居留證外籍人士入境。

 變種病毒蔓延五大洲,我國能否於邊境阻絕,把病毒防堵在社區之外,成為疫情指揮中心二○二一年首波考驗。然而正當歐美各國陸續開始施打疫苗,逐漸從隔離抗疫轉向群體免疫,遏阻新冠病毒持續掠奪國民健康與生命,臺灣因疫苗研發進度不如預期,不得不「故技重施」提升邊境管制。

 隔離與施打疫苗是對抗傳染病最佳方法。我國因嚴格執行隔離檢疫,成為國際防疫典範。但相對於美國總統川普提出「超速行動」,投資百億美元補助產學合作研發新冠疫苗;我國衛福部編列新臺幣百億元購買歐美疫苗,企圖心與自信心明顯不足,面臨有錢買不到疫苗的窘境。

 科技部在SARS過後推動長達十年的新興感染症研究計畫,培育許多傑出科學團隊。所謂「養兵千日,用在一時」,沒想到政府寧守不攻,既不投資鼓勵國內學者與藥廠合作研發國產疫苗,也未積極協助業者解決臨床試驗缺乏病例困境。

 新冠病毒引發全球鎖國效應,疫苗是開鎖金鑰,邊境越早解封,越能掌握疫後經濟發展先機,不僅確保國民健康,更攸關國家競爭力。面對新興傳染病,政府應有「防治並重」的科技戰略,防而不治,恐怕防不勝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