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樂進
天上綻放的法國音樂 德布西〈煙火〉

文/吳毓庭 圖/Marco Chen (2021/5/28)

 一七八九年七月十四日,法國巴黎的巴士底監獄突然湧入大批民眾,他們手持兵器攻占堡壘、燒毀建築物,渴望拚盡全力,反抗王室長久以來的高壓統治。這段歷程驚天動地,深刻影響法國走上民主化的道路,這一天被法國人認定是國慶日,每年都會施放煙火慶祝。

意義重大的煙火

 一百多年後,法國作曲家德布西看向國慶日的夜空,那些華麗、繽紛、熱鬧的光點,彷彿表現出法國人對國家那股強烈的愛。他稍後提筆寫下鋼琴曲〈煙火〉,試圖用最豐富的作曲技法,加入為國慶生的行列。

 事實上,德布西所處的年代,是法國藝術家特別需要找回國家自信心的時刻。一八七○年,現代德國的前身,由日耳曼人組成的普魯士王國和法國打仗,看似強盛的法國竟吃了敗仗。此後日耳曼藝術大舉成為歐洲主流,貝多芬、華格納的音樂,像大浪打來,注入法國樂壇每個角落。

 德布西年輕時,也特別崇拜日耳曼音樂,但受到民族主義的鼓舞,很早便立定志向要寫出專屬於法國風格的樂曲,重新找回法蘭西文化的榮光。為此他做了許多嘗試,像是汲取東方音樂元素,或捨棄學院派歷史悠久的和聲系統,最後成功為法國音樂打開了一條新路。

 四十七歲時,德布西已寫出歌劇《佩利亞與梅莉桑》、管絃樂《海》等代表作,但他仍想進一步探索鋼琴演奏的可能性,於是在往後五年間,陸續完成兩冊、每冊十二首的前奏曲集;這個寫作計畫,也頗有向前輩巴赫與蕭邦致敬的意圖,因為他們都寫過二十四首前奏曲集。

 〈煙火〉是這兩冊前奏曲的最後一首,當作結尾,不僅表現出「探索」抵達「法國」之意,樂曲最末還融入法國國歌〈馬賽曲〉片段,強烈流露出德布西的愛國之心。

小火花到大綻放

 這首樂曲沒有鮮明的旋律,最吸引人的內容,就是鋼琴會模擬各式煙火的效果。像是一開始,演奏者雙手交疊在一起演奏滾動音群,就像點燃引信(例曲一:0:06-0:08),引信持續燃燒,便帶出四處噴濺的火花(例曲一:0:09-0:20)。又或是另一段,雙手接力彈奏出的大幅波動聲響,彷彿捕捉煙花墜落的軌跡(例曲一:0:50-0:52)

 樂曲中,唯一一個比較能辨識的主題,出現在樂曲開始大約半分鐘後,它是由越來越寬闊的聲響進行組成,可視為觀賞煙火的興奮之情。第一次出現時,彷彿在表達作曲家自身的興奮(例曲一:0:54-0:59中音域處),第二次出現非常弱,比較像是其他群眾的情緒(例曲一:2:35-2:43),最後一次最盛大,像綜合演奏者和群眾的心聲(例曲一:3:15-3:22)。

 穿插在主題間的段落,則各有不同巧妙。第一和第二次中間,能聽見鋼琴家把手背貼在鍵盤上流利移動,帶出細緻、魔幻的滑音效果(例曲一:2:12-2:21)。第二與第三次中間,有一段左、右手節奏都很急促,不注意就會「分家」的樂段,很能表現法國音樂的精巧特質(例曲一:3:02-3:14)。

 至於全曲最讓人難忘的亮點,恐怕是前面提到的國歌片段了。德布西擷取〈馬賽曲〉中間的「公民們,武裝起來」一小段(例曲二:1:26-1:29),放在低音迴盪出的「煙霧」之中(例曲一:3:57-4:02),並隱約讓主題再現(例曲一:4:04-4:16),使整體聽來有種如夢似幻的感覺。

 或許會有人覺得這個結尾不夠歡騰,不夠「國慶」,然而透過他精心布局出的「遠方的國歌」尾奏,聽眾似乎更能感受到德布西心中的法蘭西精神:那一個持續追尋的指引,而不只是施放完的一場煙花。

音樂連結

 跟著文章一起欣賞德布西〈煙火〉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