纏著繃帶的大手

陳詩涵‧嘉義縣灣潭國小四年甲班 (2021/5/18)

 早上四點多,爸爸就開車到南投割檳榔。當割下來的整串檳榔從樹上掉下來時,為了不讓檳榔摔壞,爸爸必須直接用手接。爸爸一直接掉下來的檳榔串,等貨車裝滿檳榔時,通常他的手腕已經痛得不得了了。

 爸爸不顧手腕疼痛,趕快開著載滿檳榔的貨車回家,希望趕在早上九點前,趁檳榔新鮮,讓媽媽和來幫忙的親戚把檳榔剪一剪,才能賣出好價錢。

 負責剪檳榔的媽媽總要工作到很晚,經常超過晚上十點才剪完。剪好檳榔,媽媽的工作還沒結束,要把檳榔載到朋友那裡,用機器將檳榔分類。媽媽說,如果是特白的檳榔,可以賣出較好的價錢。

 晚上,爸爸用手腕纏著繃帶的大手,摸摸我的頭,說:「你要認真讀書,不要像爸爸賺這麼辛苦的錢。」

 我向爸爸說:「爸爸,您辛苦了!」

 爸爸的檳榔事業,讓家裡能有穩定的收入,也讓親戚有工作機會。因為爸爸媽媽的付出,我們一家人才可以過幸福豐盛的每一天,謝謝爸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