勿放任以「承攬」侵蝕勞動權

(2021/6/2)

 上世紀九○年代,產業大量外移,失業成社會重要議題,政府開放不靠行個人計程車,吸納許多無業者從業,緩和失業衝擊。如今新興的叫車平臺和飲食外送平臺也扮演這種功能,就連義大利管弦樂團首席因疫情無法表演,也斜槓充當Uber駕駛。疫情加劇,民眾更依賴飲食外送的「宅經濟」。

 網傳外送員月入十萬元,使得年輕人蜂擁投入這行業,短短幾年,成長近五萬名從業員。最近foodpanda和Uber Eats因人員飽和、同業競爭等因素,調整外送員接單報酬,大減三成到四成的給付,每單外送費加給低至僅給十元,換算時薪不足百元,外送員不滿,醞釀罷工抗議。

 雇主為了降低工資成本,興起派遣勞動,省掉假日工資、福利、獎金、退休金及勞保給付。而今,叫車和外送平臺更進一步採取「承攬關係」,不能組工會、無勞保、無休假、無加班費、無福利,甚至發生車禍也要自己負責。這種變形雇傭關係等同解構《勞基法》,外送員形同奴工。

 美國加州已通過公投,Uber、Lyft的共乘App的司機及外送員,都要納入為正式雇員。義大利和西班牙裁定外送員為正式雇員,享有勞健保和失業補助,讓共享經濟更有保障。

 立法院延宕的《勞工職業災害保險及保護法草案》仍在等行政院版,至今無法強制企業為外送員納保,渴求納入《勞基法》更遙遙無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