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光片羽 精衛填海

文/鍾宗憲 圖/湯翔麟 (2020/12/2)

 一○八課綱鼓勵學生培養「探究」的精神,那神話故事也可進行探究嗎?以國小教科書曾收入的「精衛填海」故事為例,除了讓我們多認識一則中國神話故事外,最主要的文化意涵是什麼?

 《山海經》被視為中國神話的淵藪,其中〈北山經〉對於精衛鳥的敘述,指出發鳩之山有一種鳥,「其狀如烏,文首、白喙、赤足」,叫聲像發出「精衛、精衛」的聲音,取名精衛。精衛鳥原是炎帝的小女兒,名字叫女娃,她到東海遊玩不幸溺死,於是化身為精衛鳥,常常口銜西山上的木石到東海,想要把東海填滿。

 從自然課或生物課角度來看,是否真有精衛這種鳥類值得推敲。最早提到相關問題的古書是南朝的《述異記》,指出精衛鳥會和海燕交配,所生的雌鳥像精衛,雄鳥則像海燕,且不會喝當年女娃溺斃處附近的水。書中同時提到精衛鳥的別名,包括誓鳥、冤禽、志鳥、帝女雀等。這樣看來,作者似乎肯定人世間確有精衛鳥,大抵算是一種海鳥。

 也有現代學者查證後,認為精衛鳥是往來於西伯利亞北部與長江下游的白額雁。白額雁的嘴基與前額都有白色橫紋,背、頸、尾等處的羽毛棕黑,跗蹠和腳一般是橙色及淡紅色,符合「其狀如烏,文首、白喙、赤足」的記載。不過雁是體形較大的水禽,屬鴨目雁科,不會與海燕交配;其北、南飛行的候鳥習性,也不同於西、東向填海的精衛。

 如果我們從「歷史地理」的學科領域判斷,精衛鳥所在的發鳩之山,在《山海經》中被置放在太行山系,歷來的注解都說是山西境內長子縣轄的一座山,現當地人也如此相信。地點沒有問題,但還是難以明確解釋精衛鳥是否存在。

 回歸到神話本身的性質。閱讀神話、講述神話,有助於培養跨領域的多元思考。《山海經》記載許多特殊而神奇的鳥獸草木,雖然無法與現實的知識具體符應,類似「精衛填海」的故事因傳誦已久,產生了不少「紀念物」,例如古來就有「東海精衛誓水處」的名勝之說,明代的張岱直指所謂的「東海」就是渤海;最遲到了北魏時期,發鳩之山周邊地區較集中在現今的長治、高平等地,形成了持續到當代的「炎帝傳說圈」。

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,將「文化」大略區分為有形文化和無形文化,神話傳說通常屬於無形的非物質文化。顧炎武曾寫一首〈精衛〉詩,其中有一句「西山銜木眾鳥多,鵲來燕去自成窠」。精衛鳥是什麼鳥或許沒有答案,然而就像陶淵明〈讀山海經〉第十首:「精衛銜微木,將以填滄海。形天舞干戚,猛志固常在。」詩人在意的是文化精神,這也是值得我們深思體會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