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師正向管教知能 化解校園霸凌

謝政達/候用校長(苗栗縣) (2020/11/8)

 教育部日前修定《校園霸凌防制準則》,將「校園霸凌」定義從「生對生」擴大解讀為「校長及教職員工生對生」的霸凌,且規定各校須定期讓學生填寫生活問卷調查,引起教師及家長團體各持不同立場的爭議。

 教師團體對此表示,生活問卷調查恐讓學生誤解教師訓誡可視為霸凌,影響教師管教權;家長團體則認為,此舉可保障受霸凌學生的權益。然而,校園霸凌生活問卷調查在國中小學施行已行之有年,新法修訂後,真正凸顯的是教師輔導管教仍有待改善之處。

 過去國中小學教師不當管教事件時有所聞,普遍爭議乃教師管教學生的方式,如以負面言語管教學生,造成學生心理傷害與陰影,此類管教顯見師生權力不對等與不合理,卻又無法納入校園霸凌事件處理的程序。因此家長團體認同以問卷普查提供學生發聲管道,防治校園霸凌事件的發生。

 然而,教育乃百年基業,親師生關係維繫並非僅止於教學課室而已,彼此牽動關係更是社會國家文化發展的根基,除尊重教師管教權及學生學習受教權外,學校更應保障學生人性尊嚴及相關自由權利;將正向管教知能,納入教師專業倫理養成的核心。

 為促進教師以正向心理作為班級經營管理的知能,美國學者金‧卡梅倫《正向領導》一書可提供相對應的參考。她認為領導者必須兼顧正向氣氛、正向關係、正向溝通及正向意義等策略,才能夠創造卓越的領導績效。

 因此,教師作為班級經營與領導人,宜以身作則培養正向情緒(如愉悅、愛、欣賞或關懷等),以同情、寬恕與感恩等行為,創造班級正向氣氛,幫助每個人察覺自己的優點,建立正向親師生關係;以正向溝通語言(如讚美、激勵、支持)取代負向溝通語言(如批評、訓誡、警告),促進班級成員彼此間的正向支持性溝通,並引領學生對團隊的認同與貢獻,強化對班級成員的利他感及價值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