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天賦‧超越障礙
害羞的小至

文/翁仕明(臺北護理健康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所專任副教授、萬芳醫院小兒神經科醫師) (2020/11/4)

目前各種能源的背後都有潛在的隱憂。

 小至的媽媽是我以前醫院的同事,當初轉換跑道時小至大約兩歲,轉眼間都念大班了。這天小至跟隨媽媽到我的門診,除因輕度弱視須早期矯正而戴眼鏡外,整體看來是個活潑好動的孩子。

 媽媽跟我打招呼:「好久不見!小至來跟叔叔打招呼呵!」小至好奇的東張西望,敷衍的向我揮揮手。

 我問:「他看樣子都還好,你們醫院應該可以協助,怎麼會想到來這邊掛號呢?」

 媽媽說:「他從小班開始就在我們醫院做語言治療,因為他構音不標準,很多音都發不好。前陣子,幼兒園老師提到小至經常會發呆,所以在我們醫院檢查過腦波。」
 「結果如何呢?」

 「醫師說他沒有任何癲癇症狀,不過在某些區域的腦波稍慢,所以我把腦波圖帶過來給您看看。」

 小至的腦波檢查,在前額葉的確經常出現慢波,特別是左前額葉的部分,與右前額葉的部分不對稱,看起來似乎有些問題。於是,我幫小至安排腦部核磁共振檢查,希望進一步找出問題。

 當天我也詢問了小至的日常生活,小至從小不大喜歡劇烈運動,跟同儕玩耍,也偏好靜態的如拼圖或堆積木遊戲。由於構音不標準,因此對口說比較沒自信,在外人眼中看起來較內向、怕生,除非面對親人或同班好友才會敞開心房。

 媽媽發現小至經常一個人玩,擔心他有自閉傾向,三四歲時曾帶去讓心理師評估,所幸結果只是害羞而非異常。另外在精細動作方面,小至的確比較落後,特別是手腳的靈活度與抓握能力偏弱。小至也曾抱怨爸爸買太小片的拼圖給他,害他很難拿得起來,這點反映出他指尖的靈巧性較差。

 語言治療師同時發現,小至雖然喜歡聽人說故事,不過只要有操作的活動就表現出低參與度,於是他幫小至轉介給同科的職能治療師。目前在早療團隊的努力下,小至這兩方面都進步了。

 我請小至跟媽媽完成核磁共振的檢查後,隔週回診。

 從放射科醫師的檢查報告中,發現比較特殊的情形——小至在硬腦膜下方的積液較厚,換句話說,小至的腦部與頭骨間的距離較遠。過往的醫學研究發現,有一群頭形稍大的孩子,就是硬腦膜下積液過多造成,這群孩子大多數感覺不出任何症狀,少數個案會出現神經發展遲緩的現象。

 這一類硬腦膜下積液的潛在影響,會讓腦部灰質部分區域受到壓迫,在成長過程可能出現各式各樣的發展問題,例如精細動作較差、協調性較弱、對指令的服從性低、構音障礙、認知困難,甚至延伸到學齡期的學習困擾。

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硬腦膜下積液的情形,多數研究指出,可能是在接近出生前後,或成長過程中曾受傷或感染等因素,但也有完全查不出原因的!

 小至媽媽對檢查結果很訝異,因為她回想起小至從出生到現在,幾乎沒經歷過任何重大外傷或嚴重事件,出生過程也很平順。所幸在語言治療與職能治療師努力下,小至逐步穩定成長,漸漸對自己產生信心,樂於向他人表達自我想法。

 我相信,縱使孩子的起跑點不同,努力絕對可以彌補某些先天的不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