閱讀的故事 我的閱讀我的夢

文‧圖片提供/黃文輝 (2020/11/7)

 臺灣大學機械工程研究所畢業後,我進入新竹科學園區半導體公司工作,曾經擔任工程師與經理等職位。許多人好奇學工程、在科技業服務的我,後來為何會成為兒童文學作家?這要從我的閱讀說起。

 小學三年級時,我很愛聽一位老師講故事,升上四年級後他不再教我,讓我很失落。導師要求每個小朋友交一本書,放進班級圖書箱給全班同學看;我家沒有書,阿姨給我一本瓊瑤的《庭院深深》交差。

 我看了圖書箱裡的書才知道,三年級老師講的好聽故事是來自課外書,我興奮的像發現寶藏,開始瘋狂找書看。我很快的看完圖書箱裡的書,並向同學借書,有個同學有整套「福爾摩斯探案」,我至今仍記得看《斑紋繩子》、《血字研究》和《紅髮俱樂部》時感到的玄奇與興奮。

 爸爸見我喜歡看課外書,不曉得從哪兒找來一本笛卡爾寫的《我思故我在》送我,我雖看不懂還是勉強看完。爸爸的朋友知道我愛看書,特地帶我去高雄地下街買書,我買了許多世一出版社出版的世界名著,印象中有《愛的教育》、《木偶奇遇記》。

 六年級導師推荐我們看兒童版《西遊記》、《水滸傳》、《三國演義》、《七俠五義》等古典文學,我用壓歲錢買來這些書,其中趙雲救阿斗、關羽過五關斬六將、豹子頭林沖活捉扈三娘等精采段落,我讀了不下十遍。

 熱中閱讀後,我變得喜歡幻想、會做白日夢與編故事。我會寫科幻故事跟同學分享,老師看到後,笑說我可以跟同學收費。我也開始寫日記,除了生活記事與抒發感受,也寫下腦中的幻想與故事,我幾乎天天寫,一直寫到成年。

 讀國中時,受電視連續劇《楚留香》影響,我去租書店租古龍的武俠小說看,幾乎看完他的全部作品,最喜歡《邊城浪子》裡腳有殘疾、一心復仇的傅紅雪。我看的第一本金庸武俠小說是《射鵰英雄傳》,由於風格跟古龍小說差太多,一開始很不習慣,覺得郭靖怎麼有這麼多奇遇?後來越看越著迷,不只買下並看完全部金庸小說,連不是金庸寫的《射鵰英雄傳前傳》也看了。受武俠小說影響,我寫了古龍風格的武俠推理小說,朋友看了都頗為讚賞。

 由於喜歡閱讀也喜歡書寫,高中選擇未來就讀科系時,我曾考慮讀文史,以後從事寫作或編故事的工作;但是理工科系較容易找到工作,迫於現實,我還是讀了工程。

 讀高雄中學時,學校有一間小圖書館,大部分同學來圖書館看新聞和報上連載的漫畫《烏龍院》,我則是來借書,借很多的書。我沉迷於閱讀黃春明、白先勇、三毛、張曉風等臺灣作家的作品,想要把圖書館裡的散文和小說全部看完。

 學校發給每個學生一本借書紀錄冊,我的冊子上蓋滿借書章;雄中學生以課業為重,像我這樣花很多時間看課外書的並不多。閱讀習慣也反映在我的作文上,我常在作文本中寫長長的小說,而不是一般的作文,國文老師批改時總是笑笑,沒有糾正我。

 上大學後,一來是真心喜愛,二來不願與文學脫節,我繼續閱讀大量遠景和志文出版社出版的世界文學作品,再厚的書我都讀得津津有味,如《戰爭與和平》、《悲慘世界》、《卡拉馬助夫兄弟》、《白鯨記》、《塊肉餘生記》等;還有各式各樣的哲學、學術與傳記類著作,如《意志與表象的世界》、《夢的解析》、《西蒙‧波娃回憶錄》等。

 踏出校園後,我順利進入半導體公司,成為當時的「科技新貴」。然而,人沒有從事真正想做的事畢竟無法長久,幾年後,我還是辭去這份大家稱羨的工作。

 我有較多時間發呆、編故事,想像自己若是一隻懶散、愛睡覺的無尾熊,找得到工作嗎?於是,寫下第一篇童話作品《無尾熊找工作》,投稿參加民生報二○○○年童話比賽獲獎,自此開始兒童文學寫作生涯。二十年過去,我已出版超過二十本書。

 經由閱讀,我感受到文學的美好,也找到真正想做的事。如今我寫作,住在我選擇的美麗環境工作,實現年輕時的夢想。

 寫作之餘,多年來,我也常駕駛行動圖書車去花蓮偏鄉小學講故事、推廣閱讀,我期望偏鄉原住民小朋友能跟我一樣,從閱讀中得到樂趣、看到不同的世界,並找到自己的夢想。

本文作者駕駛行動圖書車到花蓮偏鄉小學講故事、推廣閱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