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現天賦‧超越障礙
少女畫家小瑤

文/翁仕明(臺北護理健康大學語言治療與聽力學系所專任副教授、萬芳醫院小兒神經科醫師) (2020/11/18)

愛畫畫的人都頗具藝術天分,很享受繪畫世界中的多彩多姿,並從過程中獲得滿足。(圖非當事人)

 有一天上午,遇見小瑤媽媽在醫院門口等車。我對小瑤的個案印象鮮明,特別是小瑤媽媽的「軍事化」管理,從小到大,絲毫沒有一刻放鬆,是有名的「虎媽」!我和她打了聲招呼:「小瑤剛上大一吧?學校離家很遠嗎?」

 「她說南部氣候風和日麗,所以選了我們老家高雄那裡的學校,順便回去陪阿公呢!」

 我接著問:「還是學設計嗎?」小瑤媽媽搖搖頭說:「她想試試其他的,平安就好。」

 據說小瑤在三歲半左右,媽媽發現她的蠟筆塗鴉用色頗具風格,因此做了很多嘗試,包含到處就教願意上幼兒繪畫課的老師,希望他們指導小瑤。

 當看診時我問小瑤何時開始學畫畫,小瑤回答:「很小很小的時候呵!我上小班時就有一盒二十四色的蠟筆。」媽媽對小瑤的繪畫天分高度重視,在家裡安排小瑤專屬的創作天地,幾乎每天都要求小瑤作畫,還買了一大堆美術相關器材跟書籍。

 除了送她上繪畫班及要求平日的練習外,媽媽每年多方安排小瑤參加比賽。小瑤為了表達抗議,有一次居然把好幾張獎狀用膠帶黏成一塊「大畫布」,在上面盡情揮灑。媽媽看見氣炸了,但小瑤只是搖搖頭淡淡的說:「反正獎狀這麼多,又不差那幾張!」

 這樣一路的「刻意栽培」,小瑤也樂在其中,因為她的確熱愛作畫。母女在生活中即使有小衝突,小瑤只要關在工作室裡作畫,將情緒抒發在畫紙上,再多不開心都立即煙消雲散。

 然而自去年年初開始,原本媽媽希望小瑤報名全國大賽,小瑤卻一直不願意,細問之下,小瑤說眼睛常常不舒服,作畫時無法專注。

 媽媽具有實事求是的性格,於是就帶小瑤到不同家的眼科診所或醫院求診,醫師都說小瑤的視力很正常,連戴眼鏡都不需要。小瑤當時情緒極為低落,經常與媽媽口角,甚至還蹺課,媽媽跟小瑤的關係簡直降到冰點。

 事情卻在此時出現了轉機,小瑤的學校老師有一天打電話給媽媽,向媽媽描述小瑤在課堂上的異樣,包括精神不集中、經常喊頭痛想要休息等。老師也陳述,小瑤似乎心不在焉,那天全班練習水彩畫,她居然不小心踩到大水桶而跌倒,鞋襪弄髒不說,還讓班上打掃了一陣子。

 因為小瑤一直是班上表現優異的學生,師長也對她讚譽有加,這些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老師感到很錯愕,建議媽媽注意小瑤的生活作息與健康狀態。因此母女倆來到我的門診。

 診間中簡易的神經學檢查後,赫然發現,小瑤出現了半側偏盲的視野缺損。視神經傳遞到大腦的路徑相當遠,從視網膜接收訊息以後,就會走上漫漫長路,延伸到所謂後腦杓枕葉的視覺區;兩側的視神經在這條路徑上,中途還會藉由「視神經交叉」,將兩側部分的訊息互換到對側。因此藉由神經學上的視野檢查,往往能初步判定病患中樞神經的病灶位於何處。

 隨後我們趕忙做了神經影像學檢查,發現小瑤腦下垂體部分有個異常的突起壓迫視神經交叉處。這類腫瘤會讓病患即使視力正常,卻抱怨有些地方看不清楚,有的人還會伴隨頭痛或嘔吐等症狀。所幸這類的腫瘤處理已相當標準化,我們立刻將小瑤轉診給神經外科的前輩,交由他們手術治療,小瑤也幸運的完全康復。

 看著小瑤母親逐漸走遠,很慶幸小瑤的症狀可以治癒。前期的輕微視力影響導致對課業不專注,抑或是後續的頭痛及情緒變化等,通常容易被忽略,或誤以為是叛逆期的現象。

 學習困難或障礙看似症狀單一,病因卻可說是無奇不有,唯有仔細的檢查與判斷,方能幫助這群孩子,打造他們所需的「精準化」服務,解決困擾使生活更順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