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旱中被遺忘的非灌區農民

(2021/4/16)

 高溫乾旱造成農業災情,農委會統計到四月十四日,全國農損已超過四億六千萬元。隨著各地水庫持續探底,中南部依舊不見甘霖,災情恐怕會持續延燒。

 面對半世紀最嚴峻乾旱,農委會雖然在去年秋季提前部署,陸續宣布桃園以南去年二期和今年一期稻作停灌休耕,卻疏漏輔導其他農作物抗旱應變,導致芒果和茶葉等作物因澆灌水源不足,產量及品質受到嚴重影響,中南部在上個月接連傳出災情。

 農委會卻後知後覺,到三月底才公布強化農業乾旱因應措施,列出十一種乾旱高敏感作物,協助各縣市緊急調度澆灌水源,希望減少農民損失。沒想到為時已晚,隔週公布首次災情調查,農損已高達三億四千萬元,直接超越二○一三年旱災,躍居歷年第二大乾旱農損。

 更可議的是,二○一九年發生臺灣史上最嚴重乾旱農損,災損金額達逾十三億元,受災區幾乎與今年如出一轍,同樣以未被納入農田水利會灌溉區的農作為主,農委會在災後信誓旦旦要增列經費,積極補助農民建置蓄水設施和澆灌管路。但現在兩年過去了,從近日各地回報災情持續擴大,殘酷的證明政府行政效率明顯禁不起老天爺的考驗。

 兩年前史上最嚴重乾旱農損,不但沒有讓政府幡然醒悟,體認臺灣農業面對旱災威脅是何等脆弱。尤其是未被納入農田水利會灌溉區的農民,長期被政府抗旱應變體系漠視,面對旱災頻繁造訪,也僅能無語問蒼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