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家範文
字條的力量

文/吳燈山 圖/張梓鈞 (2021/3/6)

 國小三年級的某天早上,當我出現在教室門口時,級任老師黃萬居起初出現驚嚇的表情,接著欣喜的說:「今天可以來上課呀?趕快入坐!」

 這堂是我最喜歡的國語課,我趕緊拿出課本全神貫注的聽課。不久,下課鐘聲響起;同學們一窩蜂衝向操場,我留在教室裡又瀏覽課文幾遍。這時,忽然傳來黃老師叫我的聲音。

 「你上星期參加查字典比賽得了第一名,頒獎那天你沒到校,班長代替你領獎。」說完,黃老師從抽屜裡拿出獎狀和獎品遞給我,又說:「老師也有一個禮物要送你,裡頭夾著一張字條呵。」

 回座後,我小心翼翼的拆開禮物,是一本國語辭典;我眼眶發熱,淚水順著臉頰流下。從來沒收到任何禮物的我,生平第一次收到的竟然是老師餽贈的東西,怎能不感激涕零?

 我抽出夾在辭典裡的字條,兩行挺拔遒勁的字體赫然出現眼前,上面寫著:「寒風苦雨不低頭,英雄不怕出身低。」我反覆誦讀數次,小心翼翼的摺疊好,放進鉛筆盒裡收藏。

 我了解老師對我的殷殷期盼,他鼓勵我萬丈高樓平地起,千萬不要因為出身低微而自暴自棄。此後,當我忙完家事、農事,感覺身心疲累時,就會拿出字條默念幾遍;感覺字條有一股無形的魔力,不斷的加持,讓我隨時保有新活力。

 我出生貧寒家庭,父親靠賣魚為生,養大六個孩子;母親每天出外打工補貼家用;掌管家庭經濟的阿媽,面臨捉襟見肘的缺錢窘境,經常和父母親發生爭吵。這是貧窮人家的悲哀吧!勞累終日無法填飽肚子,每天在討生活、求生存中浮浮沉沉。

 十歲的我,除了早晚做家事外,白天還要下田工作。不過我是一個天生樂觀者,總相信眼前的黑暗是短暫的,光明就在不遠的地方。

 兩年後升上五年級,學校重新編班。我因為無法升學被編入「放牛班」。那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兩年,心中編織的升學夢從此中斷,也意味我的學生生涯只能到此為止。

 多少個淒冷長夜,我對著空中明月反覆的問:「為什麼我不能繼續念書?」老天總是靜默無語。

 國小畢業後,父親希望我分擔家庭經濟,安排我進入一家鐵窗工廠當學徒。粗重的工作耗掉我大部分的精力,每天筋疲力竭回家後倒頭就睡,我不敢想明天,也不敢想未來。

 一天下班途中,我被黃老師攔住。他看我一身髒汙,氣急敗壞的說:「簡直是虐待童工!」然後笑著告訴我,「這兩年來,老師一直找你父親溝通是錯誤的,他根本不希望你升學!最近老師想,阿媽最疼長孫了,換跟阿媽溝通,阿媽果然疼你,她很快就同意了。」

 臨走前,老師送我一本《閱讀與作文指導》,語重心長的說:「老師連續三年參加國家高等考試,就只有作文沒通過。你明年參加初中聯考,同樣要面臨作文的挑戰。我們一起加油,好嗎?」

 這無異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!沒想到在老師鍥而不捨的幫忙下,讓我的升學夢又「復活」了;我拚命向老師致謝,心裡默默感激老天爺暗中的庇佑。

 回家後,我拿出夾在書中的字條,挺拔字跡依舊,上面寫著:「智慧的珍珠藏在心海的貝殼裡;保有平靜的心,有一天你終會發現它。」

 我反覆推敲字句的意思,原來老師是在告訴我,紛亂的心不適合走遠路,只有時時保有一顆寧靜的心,才能擁有智慧這顆珍珠。

 我聽了老師的話,暑假過後重新回去國小寄讀一年,全力衝刺聯考。隔年,我和老師都傳出好消息,我考取第一志願的北港初中,老師也金榜題名,高考及第,後來被分發到考試院工作。

 初中畢業後,我順利考上嘉義師專。有一天老師特地從臺北趕回來見我,開懷大笑的說:「當初老師送你書,是希望作文能幫你順利考上理想的初中,沒想到老師還另外領到兩個彩蛋。」 

「什麼彩蛋?」

「一個是你考上師專,另一個是你走上寫作之路,老師以你為榮。」

 我感恩的說:「這都要歸功於老師和字條,我常想連字條都能發揮強大的力量了,我怎麼可以自暴自棄、停滯不前呢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