照顧全民 健保改革不打折

(2020/9/23)

 我國全民健保覆蓋率與醫療品質,僅略輸瑞典,全球排名第二,是臺灣良政之光。

 但健保卻面臨財務吃緊,健保安全準備金連續三年負成長,去年短絀三百三十七億元,維持當前費率已不足以支應,依法結餘低於一個月之保險給付總額,就必須調整費率。衛福部長陳時中宣稱,為了健保永續,這次改革將朝提高保費與增加自負額方向。令人擔心健保既打折,且往商品化發展。

 七年前啟動二代健保改革,原方案為了擴大全民健保的重分配效果,擬以「家戶總所得」取代現行個人經常性薪資的收費方式,較接近瑞典模式。由於中上階層反對,此方案在立法院遭否決。

 瑞典醫療制度屬公醫制,奠基於平等互助的社會文化,醫療支出由稅收支應,累進稅制實踐重分配效果。不論公私立醫院,國民一年診療費約新臺幣三千六百五十元為上限,藥費一年不逾六千元,超過由國家負擔。以按病收費模式(DRG)控制成本,醫療收費透明公開,不像我國高貴或自費醫材巿場如同迷宮。降低商品化的醫療制度是瑞典成功因素,古巴醫療制度亦採稅收制,普及照顧名聞遐邇。

 瑞典醫療支出占GDP約百分之十一,OECD國家平均約百分之九,我國僅百分之六,雖有調整空間,但切莫淪為美國商品化醫療,即使支出占GDP逾百分之十六,卻有四分之一人口未納入保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