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學趣讀
踏上科普道路

文/曾文宣 圖/陳億瑞 (2021/2/19)

 

 從小到大,我都不是愛看書的人(這不代表我不渴求知識,只是實體書總讓我想起教科書)。童年時期的書櫃上,除啟蒙書和教科書,清一色是動物相關的圖鑑。

 身為動物迷,我一直有些偏執。我習慣將圖鑑裡的圖像和文字牢記在心,不這麼做就會渾身不對勁,像沒看完這本書。因此,看一本圖鑑總是特別耗時間,遑論文字更密集的科普叢書。同樣的,看電視節目、逛動物園或參觀博物館,我都會做筆記抄錄重點,並拍攝解說牌。在網路和社群媒體普及前,像這樣海納百川的資訊蒐集和消化方式,可能是「資訊成癮症」吧!

 大學時期,接觸原文書及研究文獻後,體悟到原來不同的資訊來源精確性差異甚大。

 科學家敘事的口吻,從十分嚴謹的用字遣詞,到交代整個自然現象,以及研究結果的來龍去脈,絲毫不馬虎。相較下,談話性節目、內容農場的資訊就顯得破洞百出,更甚者,連科學性質的頻道也放映粗糙的偽科學節目。面對錯誤資訊流傳或研究成果被過分解讀,學科學的人都無法輕輕放下。

 大四時,有感於校內缺乏生態演化領域的課程,我向學校申請讀書會計畫,帶領社團學弟妹進入生物多樣性的世界。不過,我們讀的不是紙本書籍,而是「臉書」。

 透過當時臉書一個經常更新、資訊來源可靠的「Evolution」科普性質社團,我請學弟妹每兩週翻譯一則約五百字的貼文,我再進行編譯和整理,以過濾資訊。

 聚會上,除分享各自翻譯的文章,也得查找相關資料,進行簡短的報告。為期四個月的讀書會,期末獲得教學發展中心的特優獎,受到高度肯定。

 為了持續分享這些新奇有趣的科學知識,並增加觸及的對象,我在臉書上創辦「Ecology & Evolution translated『生態演化』中文分享版」社團,將讀書會成果一篇篇貼出。自此,我不再只是接受資訊的被動者,也具備創造資訊的主動身分。

 讀書會結束後,我保持編譯國外科普文的習慣。為反映過去自己對資訊不存疑的價值觀,並回饋社團讀者的期待,我積極查閱各方資訊,研讀數篇科學文獻,以嚴謹的風格,搭配輕鬆詼諧的文字,將一篇篇「龜毛」但絕不無聊的科普文帶給大家。

 隨著讀者群增加,陸續有出版社邀稿或談合作。其中,一○七年的學測國文考題,閱讀題組中援引我的文章出題,讓科普資訊與閱讀能夠跨科目,並深入中學生的常規訓練中。

 身為每天在找資料、爬文獻、梳理資訊、整理知識的科普人,我發現自己就像止不住的火車,不斷想把新知帶向未知的遠方。這樣的想望,是我在科普路上馳騁千里的美麗初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