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問所以我在
為什麼要做好事?

文/柯甯予 圖/藍酪 (2021/2/9)

因賞罰改變行為

 我們都有受到懲罰或獎賞的經驗,大人可能會用懲罰的方式避免我們做壞事,也會用獎賞的方式鼓勵我們做好事,我們也可能就會因為懲罰與獎賞,改變自己的行為。

 對話中的黑髮同學似乎就認為,我們之所以應該做好事,是因為這麼做會受稱讚;之所以不應該犯錯,是因為犯錯就會受到懲罰。換句話說,我們行為的目的,在於那個行為以外的東西──懲罰與獎賞,而不是行為本身是對是錯。

行為本身有意義

 然而,紅髮同學認為,行為本身的對錯,才是決定我們該不該做那個行為的關鍵。依據她的想法,如果說謊是錯的,那麼不論說謊有什麼好處,我們都不應該說謊。如果清理環境是對的,那麼不論有沒有人看到,我們都應該清理乾淨。

 兩名同學的想法很不一樣,讓我們一起來想想:在沒有其他人在、沒有懲罰與獎賞的地方,我們應不應該繼續要求自己不做壞事,還是讓自己想做什麼就做什麼?

一起來思考

 你曾經聽過「你這樣做以後會有報應」或「好人有好報」這類說法嗎?其實這兩句話代表的意思與黑髮同學想法相近,她認為行為後的好處與壞處,才是決定要不要做這個行為的關鍵。

 但是,如果大家都這麼想,可能就會忽略一些好事。例如消防員冒著生命危險,拯救一個與自己沒有關係的人,他們這麼做,除了有機會拯救人命外,對自己幾乎沒有好處,甚至有致命的壞處。

 再想想看,如果做了十件好事或者捐一千萬就可以長生不老,為了不老死,才去做十件好事,或不擇手段賺黑心錢,這樣的想法是對的嗎?

 很顯然,紅髮同學不會同意這個想法,因為這一切都跟以後會不會「長生不老」,或者「做好事就有好報」無關,她認為最重要的是判斷自己的義務是什麼,而不是為了求回報。消防員會救人,不是因為這麼做對他有好處,而是因為他認為捨己救人是應該的。我們考試不作弊,也不是因為這麼做對自己有好處,而是我們本來就不應該作弊。

小知識

 十八世紀啟蒙時代著名德國哲學家康德(Immanuel Kant)認為,道德的行為之所以道德,不是因為那個行為可以帶來好處,或者避免壞處。

 也就是說,一個行為有沒有道德,與行為後發生的結果無關。一個行為是道德的,是因為本來就應該去做、值得去做,這一派道德學說與後世所稱的「義務論」類似,也就是:我們行使某些行為是出於義務,而不是為了得到好處或害怕被懲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