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教師快樂指數看升學主義

(2023/9/30)

 教師節前夕,多個民間團體發布調查結果,指出臺灣有三成教師的「快樂指數」偏低,主因是家長將管教責任推給教師。而這份民調裡最不快樂的五個縣市,多數也是傳統上最重視升學的地區。

 這令人聯想到近來南韓的「教權」議題。七月底,首爾市瑞草區一名教師因家長霸凌而輕生,南韓教師發起多次示威,要求當局保障教師的教權,其怒火延燒至今。而瑞草區與鄰近的江南區,不僅是教育資源最集中,也是公認升學主義最盛行的區域。

 時間推回到二○一八年,臺灣參加OECD「教學與學習國際調查」(TALIS),結果顯示臺灣有三成五的教師感到工作壓力。國中教師在運用多元評量和教學、鼓勵批判思考的效能感,低於TALIS平均;考慮調校、後悔投入教職的比率則高於平均。對此,臺師大副校長宋曜廷分析,在升學考試的壓力下,教師要推行多元教學或引導批判思考,當然不容易,但這不代表臺灣教師沒有能力。

 透過跨國、跨時間的觀察,可知面對根深柢固的升學主義與家長傳統觀念,堅持進步教育理念的教師往往難以施展專業,不免有負面情緒。家長期待子女藉教育而有美好生涯,可以理解;然而,在當前的社會裡,升學早已不是唯一的人生道路,借重教師專業,發展學生特長,才是對師生都有益的正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