壯大工會可望解決低薪問題

(2023/9/27)

 蔡政府基本工資年年調整,八年來月薪調升了百分之三十七,時薪調升了百分之五十二,調薪幅度之大是歷任總統之首。但國內一千一百五十萬勞工,基本工資卻僅造福兩百萬低薪的邊際勞工,其餘的九百五十萬勞工並未受惠,原本略高於基本工資兩萬七千四百元者,反落入基本工資階層,資方更推遲了其他階層的調薪機會,產生相對剝奪感的不滿。

 資本主義薪資採市場機制,政府只能以訂定最低工資來干預。相對於廣大的中產階層薪資成長乏力,經不起物價波動,甚至負成長。去年,我國總薪資占GDP比率降至百分之四十三點○三,創歷年新低,亦即只調漲基本工資,整體勞工薪資反而倒退。

 日前,延宕七年的《最低工資法》終於行政院會通過,交付立法。規定最低工資應參採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為主,再參採勞動生產力指數、勞工平均薪資年增率、各業產業發展情形及就業狀況等十項指標。但並未把薪資占GDP比率納入參採,也未訂定計算公式,仍由勞資政審議會來決定,重返討價還價,難以戒斷企業低薪成癮。

 先進國家瑞典並未訂定最低工資,政府保障工會健全發展;每年由工會和雇主協會代表在薩爾茲耶巴登會議,訂定全國遵循的工資和福利條件。我國應仿效瑞典壯大工會、保障罷工,達成平等協商,可望扭轉低薪趨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