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度遊臺灣拜訪16原民
夏威夷國寶 回到臺灣故鄉

文/張健芳 圖片提供/江伊茉 圖/達志影像 (2022/11/27)

阿美族與達悟族有鮮明的海洋文化。下圖為阿美族在船下水前舉行的下水儀式;上圖為達悟族建造的拼板舟。

 K伯是夏威夷國寶級人物,致力維護夏威夷文化,今年他帶著支架大洋舟第一次到臺灣,拜訪花東的阿美族及達悟族朋友,令他感覺既親切又熟悉,像是回到老家了。

 「因為臺灣是祖先的故鄉啊。」K伯忘情的說,很久以前他的祖先從臺灣出發,乘風破浪,跳島航行,繁衍生息,最後落腳夏威夷。

來自臺灣的太平洋島民

 太平洋是地球最廣闊的海洋,南島語族大遷徙是人類最波瀾壯闊的海洋史詩,起點就在臺灣。

 幾千年來,K伯的祖先划著浮架獨木舟勇渡太平洋,順風時還會升起風帆,航向眾多島嶼;每隔一段時間,當島上太擠,他們就挖出芋頭,把構樹苗放入行囊,出發找尋新的島嶼。他們可以「打包」所有生活方式,搬上船,往東航行,到下個中意的島嶼安家,種芋頭就能吃飽,種構樹就能穿暖,重新複製上個居住島嶼的生活方式。

 他們砍下構樹的樹枝,削去樹皮,經過刨片、浸泡和發酵,然後一片一片交叉疊起來,用石槌反覆敲打,把堅韌細長的纖維打到最薄變成樹皮布,可以做衣服、做毯子、墊子和被子,蘸顏料畫上紋路就是圖畫,用來看圖說故事。

 南太平洋的構樹基因序列可以一路追溯到南臺灣;換句話說,構樹可以證明臺灣是K伯的故鄉,他在畫滿圖案的樹皮布下唱起歐利(oli),讓子孫不忘記祖先的故事。

南島國家常見的支架大洋舟。圖/達志影像

用歌唱述說祖先的故事

 歐利是什麼?是一種歌唱傳統,因為在夏威夷,傳達故事是用唱的,如詩如歌,如咒如禱,經驗老道的歐利大師記憶力驚人,一唱起來,滔滔不絕:這個祖先是鬥雞大王,還曾捕到大魚;那個祖先率領船隊,很會認方向做生意;誰生了誰,誰去了哪裡,誰打敗了誰,一代又一代往上追溯,連唱三天三夜沒有重複。

 人類在文字發明以前,靠的就是眾多的歐利大師幫大家把發生過的大事記在腦裡,編成曲調,便於大夥背誦教學。這種口述歷史的傳統非常普遍,每個人類社群都曾經擁有,只不過夏威夷保存得特別好。

 唱啊唱啊,大海的盡頭就是祖先的故鄉,祖先從那裡來,也要回那裡去,那是祖先死後靈魂的歸處。

夏威夷民族(如圖)與臺灣某些原住民文化有類似的地方。圖/達志影像

移居它島後代終於團聚

 臺灣就是祖居地,是一艘不沉的船。

 只不過在臺灣這個海洋國家的居民,大多缺乏航海的經驗,水上運動也是從國外流行回來,臺灣人作息早已不跟隨潮汐。當初,或許是因為K伯的祖先最不怕水才駕船遠去,最後成為他的祖先,而臺灣剩下我們的祖先留在岸上看家等門,等啊等啊,等了幾千年,終於等到他這隻倦鳥歸巢了。

 歲月悠悠,一樣沙灘、海洋、椰子樹,一樣划船、捕魚、唱歌謠。在晴朗的夜空下望著太平洋,銀河倒映在海面上,什麼都變了,什麼也都沒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