爆米花電影院
互動電影 由觀眾決定最後結局

文‧圖片提供/簡靜雯(臺灣電影教育學會執行長) (2022/2/25)

 疫情改變了我們觀影娛樂的方式,也促使串流平臺跳躍式的成長,Netflix、HBO、Amazon、Disney+等,為了爭取訂戶不惜大成本投資,製作獨樹一格的內容外,還不斷運用數位科技發展,以客製化、精準推介吸引觀眾群,如Netflix自二○一八年起,以互動電影(Interactive ilm)吸引觀眾,讓宅在家看電影也可以很好玩。

《一個男人和他的房子》電影中,門外有個用浴巾包裹的美女在敲門,觀眾決定男主角是否要開門。

人工輔助 投票決定劇情

 互動電影,又稱電影遊戲,類似一種電玩遊戲,只是以電影的方式呈現,讓觀眾參與並決定劇情發展。過程中讓觀眾替主要角色做選擇,透過原始劇本的分支劇情,或視角切換等交互方式,影響電影中展開的事件和結局,並帶來新的感官體驗。

 其實,早在一九六七年就有第一部互動電影,由捷克的導演Raduz Cincera創作的《一個男人和他的房子》,在第六十七屆世博會放映。當時互動模式需要人工輔助,在劇情關鍵處按了暫停,請觀眾按下手中的紅綠按鈕投票,決定劇情的發展再繼續放映,這部影片只有六十三分鐘,共設計四個決定點交給觀眾選擇,但最終只有兩個結局(觀眾不知道)。

觀眾選擇時,螢幕上會出現此時按下綠鍵或紅鍵代表的意義。

 本片在世博會上大放異彩,引起好萊塢製片廠計畫投資這項技術,但是這部影片屬於共產國家財產,不能買賣。一九七二年,在布拉格成功上映不到一年,因為當局對創作意圖觀感不佳而被禁播。直到二○○六年才解禁。

隨串流影集 觀眾決定結局 

 隨著數位技術和手機、平板的普及,互動功能和影片內容的結合有了新進展,創作者可以講多個不同結局的故事,並且使用電視與影片編劇互動。二○一八年,Netflix推出英劇《黑鏡》的互動影集,影片有五個不同結局,完整劇情總共長達三百一十二分鐘,劇情走向(理論上)會涵蓋萬種排列組合的結果,本片讓串流平臺有了新發展,也震撼其他串流平臺。

 前年《寶貝老闆:抓寶行動》的互動性敘事,是以小故事為單位,建構整個影片,發展出樹狀結構。本片也被視為適性測驗,內容好看又好玩。內容在說寶貝老闆是一個會說話的嬰兒,他還是寶貝企業的老闆,並且必須和幾個惡棍鬥智。

寶貝企業員工史黛西和金寶設計了「員工訓練模擬器」。

 觀眾透過影片中替寶貝老闆選擇、執行任務,模擬中的結果將決定你在寶貝企業的職務。這部影片只有二十四分鐘,鼓勵孩子多次觀看,以便看到所有可能的場景和結果(總共十六個場景)。

 在電影院裡也有互動式電影,二○二一年上映的《晚班》,主角馬特在擔任警衛時,因為被捲入一場拍賣所的竊盜案件,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,他面臨一連串的抉擇。在電影院內,觀眾可以打開手機,以手機投票來決定主角命運。然而這個看似有趣的設計背後,卻在觀影過程產生問題,也許是因為有些觀眾做出跟主角脫節的選擇,使得角色人格變得奇怪,最後不是死亡就是被捕,感覺很糟。因此,電影院中集體選擇參與互動,反而失去原本劇情精心設計的效果。

《晚班》主角被迫到中國寶物拍賣所,企圖提高一個明朝碗的拍賣價。

人工智慧 加快媒體發展

 以5G和AI為核心的技術促使娛樂媒體快速發展,帶給用戶越來越多突破性的感官體驗,就像今年Facebook改名為Meta,未來積極發展元宇宙,用戶在虛擬實境中沉浸式體驗,也許之後我們都能直接走入電影中與角色互動呵!